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搜索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 管理
全部文章详情

和上海、南京、武汉、重庆并称“长江五虎”的安庆,怎么就没落了?

2019-03-04阅读 193 大唐雷音寺 我要关注

置顶大唐雷音寺

换个角度看世界


 文丨许诺


旧日的辉煌

 

清前期安徽设省,取的就是安庆的安和徽州的徽,安庆也被定为省城,开始了其近200年的繁华风光。作为省会,安庆自然是官绅齐聚,这些达官显贵是封建时代最具有购买力的消费人群,这就为当地的工商业发展带来了极大的市场。

 

在环境的刺激之下,安庆地区各大行业的规模持续扩张,并且在部分行业中涌现出佼佼者,也就是咱们今天所说的“老字号”。如胡玉美酱园、天柱茶等等,大多都起源于安作庆为省会至1840年以前这段时间里。而在行政力量的帮助下,安庆与其周边的经济腹地形成了紧密的经济联系,安庆带动这些腹地的经济发展,而腹地城镇则为其提供资源和市场。

 

另一方面,安庆农业经济十分发达,这一方面体现在安庆的亩产量较高,每亩产粮可达5.15升,高于后来的省会的庐州(即合肥),一方面无论是赋税还有漕米方面,安庆米、麦还有征粮数皆为皖省之首。同时因为安庆地区气候湿润,土壤偏酸性,适宜种茶,还富产竹类制品以及各种水产。在古代农业经济是一切的基础,安庆发达的农业经济是其省会地位的支撑。

 

但在表面的繁荣之下,实则隐藏着危机。安庆的商业化是源于行政中心所带来的集聚,经济机制是依附在政治机制上的,因此经济虽有传统基础,但是十分脆弱,如安庆下辖的集镇是以商业性为主,而缺乏生产性的集镇,也没有形成与江南市镇那样专业化的生产性功能和大型商业集散地,一旦政治机制出现震荡,经济机制也会被其牵动。

在农业方面,安庆虽然农业经济发达,但是毕竟地处丘陵地带且水灾频发,加上小农经济本身的脆弱性,也存在一定的隐患。


 

近代转型中的衰落


正所谓树大招风,安庆在和平年代充分享受了省会带来的红利,但在战乱年代,作为省会,则让安庆卷入了战争的漩涡之中。


太平天国战争期间,湘军和太平军在安庆地区反复拉锯。安庆作为南京上游屏障,为太平军首屈一指的重镇,因此曾国荃甚至不顾湖北告急之危,一心猛攻安庆。

 

此战历时一年,攻克之后,湘军展开报复性劫掠,安庆城市遭到严重破坏,乃至到了“十室九空”的地步。这还只是安庆经受的第一次浩劫而已。到了民国时期以后,首先是1911年辛亥革命时,本来为支持革命而前往安庆的黄焕章所部军纪败坏,纵兵劫掠。之后1933年石友三在安庆发动兵变,同样纵兵抢劫富户。晚晴和民国的这一系列动乱对安庆城市造成严重的破坏,还造成大量人口外流。但这些打击并不是致命的,在动乱过后的和平年代,安庆仍然能从战乱中恢复,近代经济也在此得到了发展。

 

但在接下来日军统治期间,安庆则遭到了沉重的打击。先是日军的进攻导致长江两岸民房、商铺被毁者达到一半以上,其中安庆较为繁荣的街道西门正街更是直接被战火焚毁。随后日军攻进城后为了“以战养战”,在安庆成立“中日协调统一委员会”,开设洋行,通过发行军用票和联银券的方式,控制市场,搜刮军需,导致经济膨胀,破坏了安庆的经济。

 

更甚者,日军对所有民众必需品进行军事管控,对食盐、西药等实行封锁禁运,以致抗战结束之后安庆经济命脉几乎全被掌握在亲日的汉奸手中,严重破坏了当地的工商业。这期间当地大量绅士流亡内地,留在安庆本地的绅士也多加以整治,原先为安庆带来庞大市场和活力的士绅阶层遭到重创。


图为1938年日军攻击安庆

 

除了饱受战乱之外,九江、芜湖等城市在近代转型中商业逐渐发展威胁到了安庆的经济地位,尤其是1877年芜湖开阜通商是对安庆严重的威胁。

 

芜湖本来交通便利,有悠久的商业传统,在开口通商之后,大量的外资涌入。更是因为芜湖是安徽地区唯一的通商口岸,逐步形成了“口岸——腹地”的枢纽,取代安庆占据了皖江流域经济支配地位。

 

在经济地位动摇的同时庐州的隐隐兴起则是争夺了安庆的政治力量。作为李鸿章的家乡,淮军的发源地,合肥的政治地位可谓水涨船高,自然也得到了更多的资源和建设上的照顾。如在铁路建设方面安庆就被远远落下,安庆本来应是安徽的核心,但抗战爆发以前却没有通行一条铁路,而是在以津浦线为何核心的新交通体系里逐步边缘化,合肥、蚌埠则充分享受了铁路带来的便利。


在近代众多因素的作用下,与周边城镇相比,安庆的近代化经济发展相对缓慢,逐渐丧失了省会的地位,但安庆仍然是中国近代工业的发源地之一,在安徽省内仍然是数一数二的地位,可是到了建国以后安庆又不得不面临新的一波转型之痛。


未来在哪

 

即使丧失了安徽省会的地位,但在2000年以前论GDP安庆仍然是妥妥的安徽省第二,更是能和重庆、武汉、南京、上海并称长江五虎,但就是这曾经响当当的近代工业发源地,在八十年代以后原有的纺织厂、无线电厂等产业,这些都是原来安庆响当当的强项,纷纷面临破产倒闭的危险,2000年芜湖GDP总量更是超越安庆越居全省第二,2003年安庆汽车厂宣布倒闭更是对安庆的当头一棒,2015年安庆辖下枞阳县划给铜陵,在如马鞍山等新秀大力扩张的时候,安庆却在萎缩。

 

另一方面,安庆整体GDP虽然位居安徽省前列但是人均GDP却着实差强人意,2017年人均GDP仅为37243.9元,2013年时铜陵GDP不到安庆一般,但人均GDP却是安庆的四倍。可见在整体经济结构不断调整的新时代,固守工业优势的安庆不得不面临转型或落后的选择。然而因为过度依赖石化产业,安庆近年来的经济转型并不成功。

 

安庆于安庆石化可谓剪不断理还乱,正如《安庆日报》称:几十年来,人们对石化“戏之,责之,痛之,却不得不依赖之”。1974年在原安徽炼油厂的基础上,安庆石化开工建设,1988年11月更名为中国石化集团安庆石油化工总厂。安庆石化的建立成为了安庆发展的主要动力,到2010年安庆石化完成产值383.8亿,而且以石油炼制为基础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产业链,以安庆石化为基础全市共拥有88家石油化工企业,成为安庆地区的经济支柱。

 

但就是这一支柱也为安庆带来了许多的问题。其中最明显的莫过于环境问题,因为城市规划的问题,随着城市的不断扩张,凑巧安庆石化也在不断的扩张规模,最终安庆石化实际上和安庆融为一体,安庆成为了“全国唯一的厂城一体的石化城市”!

 

如果你沿着安庆石化于70年代所建的第一条石油管道行走,你将穿越半个市区,最终抵达安庆市第六人民医院门口,你会惊讶的看到原来这条管线直接架到了医院的大门口。部分社区甚至直接被管道一分为二,有的管道离居民区不足10米,在这样的环境下,即使是居民家中失火都有可能威胁到管道的安全,甚至引发事故。


图为安庆石化800亿项目施工现场


除开安全问题,石油化工厂不达标生产产生的废气等环境污染也严重侵害了安庆居民的身体健康,如2008年国誉律师事务所发布一份调查报告显示,94%的居民认为其所居住的环境存在大气污染。

 

然而,安庆石化带给安庆的经济利益却越来越小,比如在2013年安庆市委书记虞爱华就算了一笔账,每年安庆石化提供税收50亿,安庆仅得2亿,但根据有关测算,安庆每年为安庆石化发展公共配套的总成本在260亿元以上,而2012年安庆的财政收入才仅有170.3亿元。安庆较低的人均GDP也显示安庆市民并没有充分享受到安庆石化的发展的红利。

 

但无论怎么讨厌石化,“石化一检修,安庆GDP要抖一抖”绝非戏言,安庆也没有能力重新安置安庆石化,2008年落项的800万吨项目虽然遭到安庆当地官员以及当地居民的集体反对,但仍然选择在原址进行扩建,很大程度就是因为没钱,搬不动石化。

 

与此相比更令人担忧的是安庆的慢慢转型路。2018年《安庆日报》罕见在头版以接近整版的篇幅推出“学海安 问安庆”大型系列报道,一个地级市向一个县级市学习,可谓是前无所有。

 

在安庆八问一文中中系统的提出了“一问:我们为何常常‘起个大早赶个晚集’?二问:我们干部队伍为什么缺少‘拼命三郎’?三问:我们为什么难招好项目?四问:我们的项目落地为什么那么慢?五问:我们的人才为什么难引更难留?六问:我们的园区经济短板在哪?七问:我们的思想解放为什么总是“慢半拍”?八问:我们能为城市发展做什么?”

 

总的来说这篇文章表达的就是安庆要想重振雄风,尤其是解决自己产业结构单一的问题,就要学习海安走产业升级一条路,由“航空母舰”一家独大变成百家争鸣的“联合舰队”,这就要一方面要整治干部作风,一方面寻求外援招商引资。

 

但这条转型之路又谈何容易?光就招商引资方面来说2018年上半年安庆全市招商引资签约亿元以上项目67个,十亿元以上仅有2个,这比起年初10亿元以上项目20个以上的雄心壮志相比可是太过于现实,没有新的投资进来,安庆的经济转型比较难,安庆仍然离不开安庆石化。


在此,我们不禁要问转型之路“路在何方?”但无论“路在何方”安庆的转型之路都面临着不小的困难,结果如何还是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转型之路,路在何方,恐怕不光是安庆,也是当下很多地方急需解决的问题之一。



江南到底有多少皮革厂?

不起眼的中部省会,怎么突然崛起了?


这是第1101次推送,Dong  Dong  Dong……

点击下方图片小程序,只需120元就能获得

大唐雷音寺金丝楠木随身经折+《老梁看电影》

 下单额外还获赠老梁签名照1张

下一篇:这样与降职老领导沟通,才是高情商

分享到:

相关文章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咨询QQ:
我爱常青藤资源网
工作时间:
8:00-22:00

微信公众号